死活

許森彥 精神科診所 部落格

死活

我的工作主要在聽人說話,然後給予回應。

當然,開藥是回應的方式之一,但不是全部!

今天聽到兩個老人的故事,一前一後,天差地別,內心不免唏噓。

一個是發生主動脈剝離,用了葉克膜,做了氣切,需要洗腎,已經在加護病房住了快一個月了!最慘的是意識清楚,可以想像他的生不如死,度日如年。

一個是得到一點小感冒,兒女來關心她,還被她說沒事,要睡覺去了。隔天沒如時起床,家人以為她還在休息,後來才發現老人家已經駕鶴西歸。

來說故事的都是家人,各有各的情緒反應,一如聽故事的我,也有自己的心情。

提醒說故事的人要注意自己的狀況,是否要調整藥物劑量,

也提醒要注意其他家人的情緒,家人彼此的關心是度過危機的良方!

需要長期照顧住院家人的,自己要先照顧好自己,

需要處理喪親至痛的,不可以太壓抑自己的傷心!

至於我自己的心情,關於親人亡故的記憶與病痛的焦慮,得自己消化!
下一篇許森彥醫師 給南科人的一封信

您應該會喜歡這些文章

Trackbacks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